追蹤
絃‧琴‧義‧誌
關於部落格
我的生活紀錄,雜七雜八
  • 365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資優班見習心得節錄

1. 校本課程之實施對於資優生之必要性為何? 2. 在進行像「吾愛吾家」這樣的校本課程時,你認為課程如經營和設計可以讓資優學生對於他的家園更有感受?如何能激發資優學生對周遭人事物深刻的體會呢? 3. 你認為資優課程中情境的提供(例如小記者角色的扮演)對於資優生的學習有何關係?其在課程設計裡扮演的地位為何? 4. 你為什麼想當一名資優教師?你想給資優孩子什麼? 首先,我第一個看到「校本課程」就充滿疑惑…是我程度太差念得書不夠嗎?這名詞似曾相識卻又令我摸不著頭緒,聽見家兆恍然大悟說:「阿!校本課程呀~!原來是校本課程!」,又使我受到挫折,本來想要問的,但是看到他這樣我就退縮了。 校本課程,是什麼我不大了解呀~是認識學校嗎?還是學校的中心課程目標呢? 如果是後者,那它對資優生的必要性…? 所謂抽離式課程,我認為並不是就完全脫離普通班的課,在資優班學到的東西,是平行課程,是能和一般的學科與生活經驗做結合。校本課程可以讓資優老師有個主題去做課程設計,與資優課程目標做結合,校本課程並沒有不好,所以也沒有必要不去使用它。就算不實施校本課程,資優老師仍應該要設計課程,方向與目標的差異而已。 吾愛吾家的課程設計要怎樣才能讓學生更有感受呢? 我個人非常支持「校外參觀體驗」的課程設計,唯有和週遭事物做結合,才是真正的學習,整天坐在教室認識社區認識環境,到了外頭去仍然不會去關心周遭事物,那等於沒有教。老師這次帶大家到公園去,在一棵榕樹下停下來,要大家用心觀察,我相信哪一天小朋友們偶然經過這棵榕樹,一定會回想起這樣的課程內容,然後再次觀察它。 什麼叫做對周遭人事物深刻的體會呢?不會站在別的角度思考事情,就不會有什麼深刻的體會。這幾天正好看到一段話,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游森棚說: 「如果沒有教會同理心,教育是失敗的。」 對週遭人事物要有體會,應該就從教室中、同學之間、師生之間做起,從小地方教育他們,同時這也是一種情意教學。 讓我想起這次觀察到,老師在學生不耐煩時,說:「現在不是糾正他的時候,他已經知道要做什麼了」,我想這正好就是一種同理心的教育。 小記者角色的扮演,我認為這讓學生有個上台發表意見的機會。這不單單是發表意見,我認為這更重要的是,給他們一個上台面對觀眾的經驗。我練吉他時常有演出的機會,我已經忘記、不曉得到底上台了幾次,才開始有勇氣將眼睛對到觀眾的視線,台風的穩健要怎麼學?我認為只有不斷地上台展現自己,才能學到。更重要的是,台風和自信心最有關係的,在資優班見習中,很明顯有幾個小朋友,台下一尾活龍,一站到台上卻結巴了。 所以,資優教育不是只提供養分,更要他們”講得出來“,當然,要講得出來必須是腦袋中有東西,而那就是考驗他們有沒有將學習到的東西做組織、統整,老師可以從中了解他們有沒有真的學習,而不是只有背誦。 第四個問題,也正是我不斷在問自己的:為什麼想要當一名資優教師? 我並不想只當一個資優教師! 或應該說,我的目標不是只侷限在”資優教師”,若目標只是當資優教師,我還修這麼多特教學程、準備考特教教師執照做什麼? 一個老師到了什麼班級都能教,不論是普通班、特教班,甚至是資優班,那不是更有挑戰性嗎?我必須承認,一開始我對於特教、資優就是有種偏見:「資優教師比特教教師更厲害,更受尊敬」因為周遭的人都是這樣的想法(從上次的課程設計中的資優訪談就能發現),讓我一開始也這樣想。 但誰說資優教師一定就資優? 有一百種學生,老師就要面對一百種問題,如果資優學生當中有個是學障兒童那怎麼辦?(這有可能發生嗎?) 說到這我又想起,前陣子我在補習班(打工當導師)當中有個小學學生告訴我,他們班有個特教生,上課會突然失控,我問他:「那你們老師怎麼處理?」 他說:「我們老師也不知道怎麼辦」 金燮老師曾說:「若全世界的老師,都是特教教師,那就太好了」 所以,我希望我能當一個能面對、能教育各樣學生的老師。 至於我想給資優孩子什麼呢? 我認為現在的孩子壓力跟書包一樣越來越重, 當個資優孩子一定更是如此,我希望給他們的是「快樂」,有快樂的環境,才有深刻的學習。那麼要怎麼給他們?我想這就是我要努力的目標了! 很感謝老師給我們這些問題,讓我有機會(還有方向)去思考這些問題,在這週我有想過好多種答案,正因為我不斷地問自己,所以一直到打這篇心得時也是不斷修改。但是從這些問題和答案的交流中,我更清楚我要走的方向,我也更確定我走的是一條正確的路 即使它目前看起來遙遠且難行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我不要永遠只會說我要怎樣我希望怎樣我會怎麼樣 我不要讓未來的自己想到這些時還感到羞愧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